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64我也爱你(大结局)
    因为乔夏怀孕了,于是便省去了各种繁文缛节,就连接新娘闹一闹都没了,原因是某人担心吓到老婆和孩子,坚决不准有这种环节。

    新郎都发话了,其他人自然不敢说什么。

    陆谨言推开门,乔夏就坐在床上。

    “老婆,我来了。”

    他笑着走过去,直接来到乔夏身边,手抚上她的肚子,道:“今天我女儿乖不乖,有没有折腾你?”

    他也跟乔宝一样,坚信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儿,总是对着她肚子女儿女儿的叫,乔夏有时候在想,这万一出来一个儿子,看他怎么改口!

    “还好,小家伙没闹腾。”

    乔夏笑了笑,看向他,他今天真帅,跟往常的他完全不一样,也许是因为脸上多了笑容。

    叶曼曼站在一旁,笑道:“陆总,虽然说不闹接亲,可是您也不能这么随便就把新娘子接走吧?怎么样都得表示一下,是不是?”

    陆谨言一僵,抬头看向门口的云子墨,示意他好好管管自己的女人!

    云子墨是想管啊,可他和叶曼曼之间,向来说话的人是叶曼曼,他一点地位都没有。

    不过他还是走过去,拉了拉叶曼曼,让她别闹这么多,陆谨言这个人阴着呢,保不好以后会报复回来的。

    伴郎伴娘有争执,新郎也不管,直接抱着自己的新娘,下楼了。

    婚礼定在了室内举行,怕的是晒到孕妇。

    老爷子和陆父陆母早就在酒店等着了,陆谨言接了乔夏,直接往酒店来。

    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先不说酒店布置会如何,单单这十辆昂贵的宾利张狂的跑在已经被事先控制了交通的街道上,已是让人望尘莫及。

    陆谨言这个变态,自己出了三辆宾利,然后还逼着云子墨和裴琛找出剩余七辆,还必须是限量版,这可苦了两人。

    接着他又动了关系逼着警局那边把今天海城的交通给控住了,在这个时间段,整个海城的车子都不能上路,于是路上只有这十辆宾利洋洋洒洒的跑着。

    以至于后来有人说起这场婚礼,女人是羡慕,男人则是妒忌。

    乔宝作为今天婚礼的花童,穿了一身白色的燕尾服,胸前别了一朵大红花,头发吹起来,傲娇得小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婚礼进行时,由裴父作为女方代表,把新娘送到了新郎手里。

    陆谨言牵着乔夏的手,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和喜悦。

    婚礼的誓言老套俗气,神父依旧说得慷慨激扬,在场的人都静静的听着,祝福台上一对新人。

    小家伙很高兴能看到爸爸妈妈结婚。

    他说,别的小朋友都不能参加爸爸妈妈的婚礼,可他可以,所以他才是最幸福的!

    宣誓的时候,神父一改平时的严谨严肃,对一旁的小花童开玩笑:“怎么今天只有一个小花童呢?你的小公主呢?”

    乔宝站在妈妈身后提着婚纱尾巴,闻言,他放下婚纱,小短腿跑了几步来到妈妈跟前。

    他指着妈妈的肚子,大声道:“不是!婚礼有两个花童,还有小花童呢,在妈妈的的肚子里,妹妹在妈妈的肚子里呢!”

    童言无忌,小家伙可爱的举动成功取悦了在场观礼的嘉宾们,大家笑了起来。

    就连陆谨言也没忍住,笑了。

    婚礼上有这么一个小插曲,使得婚礼更加快乐了。

    婚礼结束后,乔夏搬回苏苑住,工作室的工作她已经暂时辞去了,陆谨言不准她工作,坚持要她养胎。

    对此,乔夏也没有任何异议。

    孩子五个月大的时候,乔夏肚子大得厉害,陆母裴母都是生过孩子的人,一看就觉得不太对劲,两人直接把乔夏送去医院做检查。

    哦,忘了说,现在陆母已经和乔夏冰释前嫌,不仅不再排斥乔夏,反而处处关心,对乔夏比对自家儿子孙子都要好,惹得两个男人十分不悦。

    这一检查,就检查出双胞胎了。

    陆母和裴母惊喜万分,连忙给陆谨言打电话。

    陆谨言当时正在开会,二话不说就丢下一室员工跑了,陆氏的员工们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总裁结婚后,三天两头不来公司,开会中途离开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

    经过医生检查确定,乔夏肚子里怀的是双胞胎,还是少见的龙凤胎,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乔夏也是愣了很久,她肚子里竟然有两个小宝宝?

    陆谨言自从得知乔夏肚子里有两个孩子,更加精神紧张了,一个星期五天,有三天留在家里,甚至到了七个月的时候,他干脆休假,不去公司了。

    于是乎就变成这样一种情况,高远每天都会抱着一大堆需要过目签字的文件来苏苑,等总裁审批完,一刻都没能休息,抱着文件回公司。

    陆谨言一点都不心疼,他眼里只有老婆和孩子,管其他人做什么?

    乔夏怀孕九个月的时候,陆谨言坐立难安。

    这个时候,乔夏的肚子大得走不动了,站也站不稳,只能躺在床,去哪里都是陆谨言抱着的。

    用他的话来说,万一一不小心摔伤了怎么办?

    乔夏哭笑不得。

    乔夏是在午觉醒来的时候觉得肚子疼的。

    当时陆谨言正好接了个电话在阳台,听到卧室有声音,连忙走进去。

    “老婆,你怎么了?”

    乔夏摸着肚子在床上呻吟。

    “肚子……痛,我,我可能要生了……”乔夏很艰难才说完一句话。

    陆谨言当下方寸大乱,连忙抱起乔夏往楼下跑,一边大声吼:“快,去备车,去医院,快点!”

    吴妈吓了一跳,见状便知道太太要生了,连忙拿了之前就准备好的包,又给陆家裴家打了电话,匆匆跟上去。

    陆谨言抱着乔夏到医院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到了,他吼叫着要进去陪产,却被拦下。

    “滚!你们全给我滚蛋!里面生孩子的是我老婆,你们有什么资格叫我不要进去!”

    陆谨言猩红了眼,整个医院都能听到他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裴琛很有先见之明,对云子墨使了个眼色,两人靠近陆谨言。

    “谨言,现在有医生在里面,你进去也没什么用,夏夏也生过孩子,她知道该怎么做,你进去只会添乱,难道你要夏夏在生孩子的时候还要分心担心你吗?”

    裴琛苦口婆心的劝道。

    陆谨言这时候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妈的!你给我闭嘴!有本事你进去生一个试试看!”

    他说着,一脚踢上墙壁,力气之大,让人感觉墙壁都抖了一抖。

    乔夏刚被推进去,还有护士和医生进进出出的准备着,陆谨言也不管了,推开两人就要冲进去。

    下一秒,陆谨言倒在地上。

    云子墨甩了甩发疼的手,道:“打晕他还真需要多一倍的力气,我手都麻了……”

    在场的人闷声低笑。

    陆谨言醒来的时候,乔夏已经从产房出来了,转到了vip病房,还没醒来。

    陆谨言像疯了一样冲到乔夏面前,看到她苍白着一张脸没有半点血色,眼睛紧闭,还以为她出事了,伸手就要摇她。

    走进来的裴琛看到了,连忙制止:“夏夏生了孩子体力透支,正在休息,你别把她弄醒了!”

    听到这里,陆谨言抬头,双眼红得像染血一样,眼神如箭射向来人。

    陆谨言冷声道:“刚才是谁打晕的我?”

    “我没动手。”裴琛实力甩锅。

    陆谨言没去见孩子,他根本就不想见那两个让老婆身处危险的娃,没什么比他老婆还重要了!

    乔夏醒来后得知陆谨言一眼都没看过孩子,气得死命打他,那是她拼尽全力生下来的孩子,他怎么可以嫌弃?!

    某人很无辜,他只是想表达一下自己更疼爱老婆,这也有错了?

    反正后来,陆谨言在家里已经没有半点地位了。乔夏最大,乔宝第二,小弟弟妹妹排第三,而陆谨言,只能排在最后,不仅没有地位,还要整天被嫌弃。

    ……

    又是一年秋天。

    秋高气爽,乔夏邀请了叶曼曼和裴琛来家里聚会,云子墨不请自来,硬是跟在叶曼曼身边。

    哦对了,云子墨跟叶曼曼求了十次婚,都没能让叶曼曼松口嫁给他,是以他整天追在叶曼曼身边。

    裴琛依旧孤家寡人,不过他最近似乎很忙,经常找不到人。

    午后,一行人在庭院外坐着。

    陆谨言买了一栋新别墅,带着老婆孩子搬了进来,还傲娇的起了个名字,叫夏园,用他的话说,这房子是他对老婆的爱。

    双胞胎已经两岁了,会走路了,跟着乔宝在玩。

    乔夏靠在陆谨言怀里,云子墨缠着叶曼曼坐着,裴琛孤身一人。

    正聊着天,佣人端来了一些糕点,甜咸都有,云子墨拿了一块糕点递给叶曼曼,叶曼曼不想吃,被逼着吃了一口,结果还没吞下去,就吐了。

    云子墨吓了一跳,乔夏眼一尖,连忙说:“快送医院,赶紧!”

    话音刚落,云子墨抱着叶曼曼就跑了。

    过了一会儿,裴琛接了个电话,一通大吼,说什么看好人不准丢之类的,然后也走了。

    陆谨言正在陪乔夏说话,忽然一个网球砸在他头上,他脸一沉,吼:“陆皓!”

    回答他的,是清脆的笑声。

    陆谨言抬头一看,他小女儿手里拿着一颗球,他无奈的叹气:“乔乔,过来。”

    叫乔乔的小女孩对着爸爸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跑了。

    “老婆,你看女儿都不和我亲了……”陆谨言抱着乔夏抱怨。

    这三个孩子都跟陆谨言姓,乔宝改了名字,叫陆皓,二儿子叫陆弈,小女儿则是叫陆乔,取了两人的姓,这还是陆谨言亲自取的。

    乔夏笑了笑,起身:“老公,陪我散步吧……”

    “好。”

    男人搂着女人,迎着秋日的阳光缓慢的走着。

    “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