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安沫兮和夏泽宇回到了别墅。

    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坐着,吃着饭。

    最终夏泽宇温柔的上前,轻轻的给安沫兮一个拥抱,“放下吧!死者已矣,该为了活着的人好好打算一下了。”

    安沫兮的泪水慢慢的滑落,这个男人的话,其实自己也是懂的,但很多东西却不是懂就可以的。

    安沫兮温柔的抚摸着夏泽宇的脸颊,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无助,甚至还多了几分的无力和痛苦起来。

    “夏泽宇,真的可以放下吗?如果可以,为何我还是这么的难受,是我害了他,真的是我害了他!”

    如果不是自己的变心,为何会让夏岑锆如此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呢?

    安沫兮想来都是痛苦的,甚至是无助的,嘴角的弧度越发的苦涩,还带了几分的难受。

    夏泽宇只是安静的吻着这个女人的泪水,很是认真的吻着,看着她一点点的变得温顺。

    夏泽宇只是打横将这个女人抱起来,回到了房间内,开始他们之间的温柔。

    但却在他们将药合为一体的时候,安沫兮一把将这个男人给推开了,脸上的表情也更加的苦涩而又无措了几分。

    “不可以,我不可以……”

    夏泽宇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将自己推开的女人,心底越发的难受起来,甚至还有一些沉重。

    安沫兮一个劲的摇着头,泪水已经流干了。快速的穿上自己的衣服,转而离开了房间。

    夏泽宇痛苦的坐在那里,难道夏岑锆的死就可以将他们之间的感情完全的结束掉吗?

    不,不该是这样子的,绝对不该是这样子的。

    夏泽宇努力的深呼吸,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的无助起来,他不接受这样子的结果,绝对不接受。

    而那一边,安沫兮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无助起来,整个人都蜷在那里,安静的躲在这个客房内,不敢走出去。

    刚刚明明一切都是好端端的,但是只要想到了夏岑锆的死,想到了夏岑锆的控诉。

    安沫兮的心就更加的难受,甚至更加的苦涩。

    夏岑锆做到了,用自己最残忍的法子做到了这一切,真的是特别的可笑,甚至是有些讽刺。

    安沫兮最终还是走不出这个局。

    第二天,安沫兮一夜之后只是安静的走出来,夏泽宇看了看她,温柔的笑着,“过来吃早餐吧!你的肚子一定很饿了。”

    安沫兮也是温柔的笑着,走到夏泽宇跟前,安静的坐下来,脸上都是最在乎的姿态。

    “你吃了吗?一起吧!”

    夏泽宇点点头,仿佛昨天的不愉快一点都没有发生,他们也还是十分恩爱着,彼此都幸福的开吃面。

    直到两个人吃完之后,安沫兮对着夏泽宇轻轻的笑着,温柔的伸出手抚摸着夏泽宇的脸颊。

    夏泽宇明显的愣住,有些错愕的看着安沫兮,脸色更加的痛苦起来。

    “沫兮,你怎么了?”安沫兮的表情是不对劲的。

    安沫兮笑了笑,笑容里都是无主,甚至还多了几分的难受和无力起来,慢慢的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