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章 他们情投意合
    姐夫!

    四年了,木雪莹第一次这样称呼他。

    白翊心中惊讶,一抹苦涩转瞬即逝,取而代之是欣慰。

    “当然,你永远是我们的妹妹。”

    木雪莹微微颔首,转身上了马车。

    城楼上。木雪珍和木凌志并肩望着远去的车队。

    “你舍得吗?她好歹是我们的妹妹,这样对她,是否太不公平,一个孩子,偏偏承受这样的磨难。”木雪珍问道。

    皇帝木凌志摇头:“把她变成现在这模样,日后,可以少些苦头。”

    “为什么要自己去宣旨?翊,这样不是会更难受吗?”

    木雪珍看着身旁走来的白翊,声音有些苦涩。

    “她必须过这一关,否则,以后会被人拿来诟病的。这封信,是她让我给你的。”

    白翊将信拿出来递给了雪珍。

    木凌志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长队,缓声道:“莹莹,当你得知真相的时候,不要怪我们。”

    “七妹!”

    雪珍看着信,不顾公主身份,对着远处渐渐模糊的队伍叫道。

    木凌志回神看她,她竟是没了力气,白翊见状连忙扶住她。

    “信上说了什么?”木凌志夺过信问道。

    “皇姐,这一次,是我最后一次与你说体己话了。我已经知道,我不是母后的孩子,每次去母后那里,她虽然竭力表示对我的爱,可我本是心细之人,我一直都能感受到母后是不喜欢我的。我之前一直觉得是自己不够出色,因为你和皇兄一直对我很好。

    “后来我发现,母后对你们两个,和对我,其实是真的不同。母后会对指责你们的错处,可对我,她似乎不敢,或是不关心。

    “我曾问过父皇一次,我是不是母后亲生的,父皇当时很生气,问我是不是母后对我不好,我说不是,我说了我的疑问。后来,悄无声息的,母后也会责骂我了,可这样,只会增加我的怀疑。

    “在我代替父皇执政期间,我查到了自己不是亲生的证据。皇姐,对不起,我对你和白翊哥哥做了这么多的错事,甚至让你们妻离子散,甚至皇兄来阻止,也被我关了起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父皇会宠我到如此地步,明知道我会嫁到周国,却还是容忍我摄权,明知道皇兄会继承皇位,我将皇兄软禁之时却不阻拦。其实当时我就知道,即便父皇有些力不从心,对我做的事情却是一清二楚,有大臣对我关皇兄、流放白翊颇有微词,趁我不在陵西,面见父皇,说了这些,可父皇却没有指责我,也根本不谈及这些。

    “我真的不明白,后来我知道自己不是母后亲生的了,也拿证据问过父皇,他却头一次劈头盖脸骂了我。我想,我的母亲,一定是父皇真心爱着的女人。

    “是的,三年前我就知道自己会被远嫁周国,却还是继续摄权,还是关了皇兄。我不知道原因,所以我恨。我想,过了这一年,我应该变坚强了。或许要谢谢你们让我成长,只是,一直不明白,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事情真相,是认为我没有能力改变一切,是吗?你们都知道,却不告诉我,宁可让我恨你们。”

    “原谅我,我真的会恨你们,我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年少无知的孩童了。我想我应该已经成为了、父皇和你们所希望成为的那种人。我不会原谅你们,还是会恨你们的背叛,你们带给我的伤痛,或许会陪着我死去。我会用我的方式保护木国,不是为你们,也不为父皇,只是为了百姓,为了不生灵涂炭。”

    马车上,木雪莹假寐着,睫毛上还残存着泪。

    “公主,还是怨恨他们吗?”痕玉轻声问道。

    瑾月在一旁对着痕玉摇头,示意不要问了。

    “我当然恨他们,当初的一切,也是他们逼的。若非他们,我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我讨厌背叛!”

    木雪莹没睁眼,冷冷的说了这番话,似有所指,便不再言语。痕玉也识相的闭嘴。

    木雪莹与木雪珍,木凌志三人感情很好,白翊因为与木凌志相熟,却先认识了木雪莹,而后才认识了雪珍。四人从小一块长大,相比白翊和雪珍,雪莹与白翊更熟悉些。

    四年前,木雪莹还是十一岁的小女孩,可二哥凌志已经二十岁,三姐雪珍十六岁,白翊也十七岁了。当时,木雪莹如往常一样准备去找白翊玩耍,没有让侍卫通报便进去了。走到正堂外,里面传来几人争辩的声音,她便打算在外面等着里面说完再进去,只是却误听了内容。

    “翊,雪珍是我的妹妹,脾气与你相投,又是一国公主,娶她是情理之中。”木凌志苦口劝道。

    白翊迟疑着:“可雪莹她……”

    “她还小不懂这些,况且你们本就有缘无分,这些你也早已知晓,你与珍儿情投意合,这些,朕会告诉她的,你只需告诉朕,你愿不愿意娶三公主为妻?”皇帝的威压不断逼来,令白翊不得不应。

    “能得三公主的心意,此乃白翊的福分,自当愿意。”

    白翊这番话才说完,雪莹便出现在门口,眼中含着泪:“你们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恨你们……”

    木雪莹狂奔了出去,身后传来了几人焦急的声音:“莹莹,莹莹,别跑了。”

    白翊追了出去,木凌志和皇帝却只是站在门口,直到看不见两人的身影。

    “父皇,这样对莹儿,不公平,她什么都不知道。”

    “皇家,哪里来的公平可言,就是一般朝臣,也有许多难言之隐。”

    “可她……”

    “朕也舍不得,可这事当初就定下来了。谁知道莹儿会喜欢白翊呢。莹儿还小,这些情爱之事,应当不会入骨的。”

    白府里两人叹息,而白府外,木雪莹跑得太急,竟摔了个踉跄,白翊乘机追上她。

    木雪莹还要跑,却被白翊拉住了。

    木雪莹回头,直接扇了白翊一巴掌,白翊当场愣住了。

    “莹莹,我……”

    木雪莹也愣了,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眼泪也是夺眶而出。

    “白翊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你们是我最亲的人啊!我那么相信你们,可是为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