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章 你实在是太心急了
    痕玉离开后,瑾月便提着茶壶向木雪莹走来,好似什么都没发生:“公主,茶来了。”

    “让公子见笑了。”

    木雪莹点头算表了歉意,亲自为客人斟茶,白衣男子笑而不语。

    瑾月见状,便退至一旁低头不语。

    不过才斟了茶,木雪莹右手边又出现一名青衣男子。木雪莹面不改色又倒了一杯茶,这才坐下。

    “哟,师弟,怎么,你也来了?”

    青衣男子嘲讽道,仿佛不知道眼前人比自己先到一般。

    白衣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人,说出的话却是寒冷得不带一丝温柔。

    “师兄,这句话,不应该由我说吗?这么热的天气,师兄怎么舍得过来?若师弟没有记错,师兄此时,不应当在木国吧?”

    青衣男子闻言一顿,闪过一丝懊恼,随即面不改色。

    “师兄不过是来看看这所谓的第一才女变成了怎样的废物,哦错了,师兄忘了,她本就是废物,不是吗?哎呀,听闻公主很是嗜杀暴怒,不知我这样说公主的坏话,会不会被公主灭口啊。”

    “雪山云雾,好茶!”白衣男子好看的眉弯了弯,似没听见青衣男子说话一般。

    “公子过奖。”木雪莹神色淡淡,绝色的脸庞没有一丝动容。

    “师弟,看来传言的废物居然还会泡茶?哦,不好意思,这不是旁边那个婢女泡的吗?我倒是多心了。”青衣男子见眼前的白衣女子不为所动,继续羞辱道。

    “说得很好,瑾月,还不谢过公子。”

    “瑾月的手艺是宫里最下乘的,没想到居然能得到公子赞赏,多谢公子。”瑾月微笑着福了一礼,面上却没有荣幸的感觉。

    赞赏一个手艺最下乘的宫女,无非是男子自取其辱,青衣男子眼神微变,沉默不言。

    “两位,如果是叙旧,就请去城里的茶馆酒肆。我这座小庙,可容不下两位。两位又何必浪费我的时间。”

    木雪莹依旧看着手中的茶杯:“瑾月,你还有事,先去忙吧,左右我不过一个闲来无事的废物,倒也不碍什么事。”

    “是,公主。”

    瑾月抬头,心下看不懂公主,却还是点头福身,随即便走进了一间药房。

    “哼,你这两个小丫鬟,啧啧,好像不怎么忠心啊。”青衣男子嘲笑着。

    “莹儿,有些人有些事,你可得留个心眼。”见着人进去了,白衣男子才似不经意般说道。

    “还请公子慎言,小女的闺名不是什么人都能叫的,我与公子并不熟,若让有心人听了去,我与公子都是够费神的。两位,若无事便离开吧。”

    木雪莹站起身来,缓缓施了一礼,仿佛没有听见两人话中含义,准备转身离开。

    青衣男子见状,冷笑一声。

    “我今日来此,本以为会见着一个不同的人,如今看来,传说中的天才与废物,竟也不过如此。我倒不知道,曾经手握政权叱咤风云的七公主,何时变成这副受气模样。”

    “不知公子想做什么?既然不以真面目说话,本宫倒是听得不清不楚了。”

    木雪莹冰冷的声音响起,在人耳中,竟不像夸奖,反倒同地狱的魔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青衣男子闻言一顿,确实,以他的面容,不适合出现在木国。他此次前来,确实是易容了,不过这小姑娘竟能一眼看穿自己的易容,只怕并不如传闻那般无用,若是将来与南宫轩澈真的联结在一起,只怕是够天下人吃一壶。

    “传言南木七公主说是样样精通,实则虚有其表,只会弹琴。依在下之见,这琴曲是否是你本人所作,也很难说啊。”

    “是与不是,与公子有何干系?”

    木雪莹淡淡的反驳,没有示弱,却也听不出丝毫情绪,也没有因青衣男子的怀疑产生任何的慌乱。

    白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却仍不打算插嘴。

    “自是与在下无关了。只不过,我还记得四年前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不知公主,可还记得?”青衣男子也闪过一丝惊讶,却不死心,他这个师弟来了,本身就是对这个公主的一种维护,自己这次不能成功,之后想下手就难上加难了。

    此次这人来了,却一直没有开口,只怕也是在估量这个公主的价值,他可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若是让两人彼此厌烦,自是最好不过的。

    “听说白家大公子白翊本与南木七公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四年前,他却娶了公主你的最亲的三皇姐木雪珍,而且似乎还是你最爱、最亲近的姐姐。听闻当时公主你,可是连他们的拜堂成亲也没有参加。都说是受风寒了,可我怎么觉得不是呢!这不,特地来求证公主了。”

    从他开始说话,木雪莹便有不详的预感,感觉到他说的内容后,更是四肢都开始发颤。她本以为一年了,该放下了,却还是在听见这事时感受到了钻心的疼。

    “对公主无礼,去死!”

    伴随着话语,痕玉持剑冲了过来,青衣男子起身,与痕玉打斗起来。

    木雪莹还在颤抖,突然,一只手从桌下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大手的温热传递过来,蔓延至全身,她似乎没那么冷了。

    木雪莹偏头看着白衣男子的眼睛,那么深邃,叫人看不透,没有任何的戏谑,此刻却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白衣男子并不清楚,自己方才为何要那样做,只是从身旁这个女子身上,感觉到了彻骨的悲伤,白衣男子只觉得若是自己不抓住她,这人便要从眼前消失。

    木雪莹定了心神,恢复了正常,想抽出手,却无法动弹,只得瞪了一眼这人,方才抽回了手。

    痕玉武功不弱,但青衣男子实在是高手,几招下来,痕玉几乎完全处于被动局势。眼瞧着痕玉快被暗器所伤,雪莹发出几枚银针的同时叫道:“瑾月,剑!”

    闻讯而来的瑾月立即将剑抛出,并起身接住落下来的痕玉,又转了个圈才缓缓落地。

    木雪莹脚下一点,轻巧的起身,用剑接住对方几枚暗器,并接下了攻击。

    “公主!”

    痕玉急切地叫出了声,她没想到自己如往常一样没脑,居然会让公主陷入危险,顾不得瑾月的阻拦要冲上去。

    瑾月无奈,用手在痕玉眼前一挥,痕玉便昏了过去,她用一种白衣男子看不懂的复杂眼神望了他一眼,随即扶着痕玉,一步一步走进房门。

    白衣男子从一开始便注意到了这两个丫鬟,他早也看出两人是有功夫底子的,但对木雪莹忠心耿耿,自己也就没有插手。

    只是现在才发现,这两人,根本不似普通的只听主子吩咐的丫鬟,更有一种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般。

    瑾月转身前看的那一眼,带着激动和兴奋,更多的情绪,便是他,也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白衣男子心里暗笑,这一趟,有趣的事情,越发多了。

    扶痕玉躺下,瑾月才柔声道:“一切竟来的这样快,已经不远了,痕玉,你实在是,太心急了。”瑾月温柔的笑了笑,走了出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