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13章 神仙许我看病时不傻
    秦老头腰疼的本就楞忍着,耳边却没个消停,平时他一天也是说不上两句话的,此时听秦婆子没完,心烦的一吼:“要叨叨出去叨叨,就不能闭嘴。”

    秦婆子不防,被秦老头嘴里的肉沫子喷了一脸,顿时抹了一把,眼睛一立,“你个死老头子自己摔了糟瘟还有理了是不?”

    闫素娟因被婆母怼的几句心里头不快,看自己的两个孩子那没出息的样子很是没好气的低吼道:“快吃饭。”

    其实闫素娟年纪不是很大,才二十多岁,是那种胖墩墩的倒是和秦盼如今的身板有的一拼,可她这一配上小叔叔那瘦干干的身板则就有了阴盛阳衰的味道了。

    四叔秦有仁随了秦老头脸就一条,浓眉大眼的,和他哥哥秦有才不同在于,秦有才综合了父母的优点,三十多岁的他有着一股颓废的俊朗感,看着不像是个庄稼汉子,若是捯饬捯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教书先生呢,总的来说秦家人的基因还是不错的。

    屋里瞬间安静了,只听见歘歘歘的吃饭声。

    待都吃完了饭,秦婆子道:“也不是不给你们老子看,可咱家不是有盼儿啊,为啥不用自家人看?有银子也不给那个黑心柴啊。”

    秦有才很不赞成,“她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只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才救活了罗锅子媳妇,阿父这……”

    秦婆子自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不等儿子说完,翻着眼道:“你去给我瞎猫碰死耗子去?你没本事还不让我乖孙有本事了?就先让她试试,只要治不死就成。”

    秦盼再旁抽了下嘴角,可她也不是那种盲目的人,她本就是一名中医针灸理疗师,不但对人体经脉穴位了如指掌,就是对应五脏六腑的反射区也是了然于心。

    秦有才一听却顿时急了,心说要是治好了还好,说句不孝的话,若是治不好,盼儿不知要被阿娘如何呢,“阿娘,盼儿毕竟和平常的孩子不同,您是知道的,若是若是……”

    自己生的儿子如何德行秦婆子哪有不知的道理,咬着牙根指着秦有才大骂,“你个白眼狼,人家有了媳妇望了老子娘,你这是有了闺女一样不顾老子娘啊,说的好像我不是盼儿的亲祖母似的,就算是有个啥,我还能让她填命不成?滚滚,看着你就胸闷!”

    秦有才被臭骂了一顿,摸着鼻子出去了,末了还说,“阿娘还是再思量一下的好……”

    “滚!”

    秦婆子没好气的一嗓子,秦有才麻溜的出去了,屋里只剩下月娘母女三个均是忧心忡忡的看着秦盼。

    “你们几个也都回屋去吧,都在这儿杵着干啥?”秦婆子转眼见了没好气的撵人,转眼便是和颜悦色的一副慈祥的模样,“乖孙啊,快给你祖父看看,你祖父那腰疼的一身一身的汗。”

    秦老头一副龇牙咧嘴的,看样子是疼的紧,而秦婆子向来都是铁公鸡,在她看来只要不是快死了都不是大事。

    她如此这么热切的叫秦盼给秦老头看腰无非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若是再来个瞎猫碰到死耗子那就是赚到了。

    秦盼自然是明白秦婆子心里的小九九,到了秦老头跟前道:“我知祖父腰痛难忍,不过我还是得帮你翻个身,祖父稍稍忍耐一下。”

    听到秦盼如此说,他面露孤疑的打量她,“你不傻了?”

    秦盼顿时对他露出傻笑,“老神仙准我看病时不傻。”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玩笑话,可这世上总是有那么一些人看着傻憨傻憨的,也总有那么一些人就长了一张老实巴交的脸,更有些人就长了一张尖酸刻薄的脸,没办法,如今的秦盼这富尊荣满身都是二傻子的气质。

    秦老头眼一闭,暗道自己想多了,便算是默许了。

    尽管秦盼换了身子,可不管过了多久,毕竟是自己的职业使然,她的力气又摆在那里,并没有让秦老头多疼痛就给他翻过了身。

    秦老头都已然做好了疼出一身汗的准备,可他还没觉得什么人已然翻过身了,当先暗奇。

    下晌的时候外面虽然乱遭遭的,虽然他难受的紧却也是听到了乡亲们说的话,不免心里暗想难道真是祖宗显灵了?

    民间自然有些怪力乱神的说法,这种事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啊,不免的对秦盼抱了一丝希望。

    秦盼按了按他的腰部中线,秦老头就哎呦哎呦的叫唤了起来。

    惊的秦婆子一阵紧张,“快停手快停手……”

    秦盼看了秦婆子一眼,后者顿时被她那一眼看的有些讪讪的,“我不说话了不说话了……”

    随即秦盼又按向肾俞穴问道:“这里呢?”

    可秦老头依旧哎呦哎哟的疼,其实最好还是拍个片子的,但这里就不用想了,她心里却也有了数,便对秦婆子道:“祖母,祖父这腰不是太要紧,可也马虎不得,我可以去上山给祖父采药,只是这有一样东西可能需要您准备。”

    “啥?你快说。”秦婆子一听不需要出去抓药,便心里就是一松,听到需要她准备一样东西,她就急急的问了出来。

    “银针,我需要为祖父针灸,草药配合针灸理疗祖父才能好转。”

    “要哈银针啊,咱们家里绣花针不少呢,都给你。”

    秦盼满头黑线,和她解释了半天,她这才不耐烦的道:“一会给你老子说去,我是不懂,明儿早点让你爹骑着骡子去镇上买,当天就能回来了。”

    秦盼也不是临时起意要的,她本就是中医针灸理疗师,拿手的也是针灸,既然已经决定要在这里好好生活,她自然还是愿意捡起她最爱的职业,这次也算是瞌睡来了,秦老头给递了个枕头。

    秦婆子自然没有不愿的,怎么算也比给那柴郎中二两银子来的划算。

    秦盼便起了身道:“等我先给祖父热敷一回,让他今儿先缓解一些疼痛,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祖父这半年就不要做活计了,以后也得注意才好,毕竟不是年轻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