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05章 老牛啃嫩草
    在秦盼那满是无辜的目光下,秦婆子下了地一阵旋风似的就刮了出去。

    秦有福噗噗的嗑着瓜子理也不理秦盼,就她那神情分明是看一眼二傻子的秦盼都不屑的样子。

    片刻,秦婆子就回来了,手里果然多了一块黑不溜秋的东西,她对着秦盼笑的黏腻,用着狼外婆的口吻道:“盼儿啊想不想吃糖疙瘩?”

    秦盼满是天真之色,用力点头。

    “那你会不会按照祖母说的做?”

    秦盼双眼只看着她的手,满眼亮晶晶的望着她手心里的东西,秦婆子回头看了一眼闺女,觉得还是闺女说的对,顿时将糖疙瘩塞进秦盼的手里,“还是阿盼乖巧懂事,祖母疼你,以后听祖母的话,祖母还给你糖疙瘩吃啊。”

    秦盼手里攥着硬邦邦糖疙瘩就下地穿鞋,秦婆子笑的欢畅,“看我家盼儿可真是乖巧,真是祖母的好孙女,记着啊,挑着那模样好的,有才又有财的扑啊。”

    “你等着吧。”秦盼翻了个白眼扔下一句就出去了,她想去外面晒晒太阳。

    “好好好,快去快去哈哈哈……”秦婆子笑的分外欢畅,她好像已经看见了白花花的银子在向她招手了,心里算盘打的叮当响,一摇三晃的回了自己屋里做棉衣去了。

    秦盼自然不妨碍她做白日梦,门外的空气清新,晨风凉爽,秦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房子坐北朝南,只有明五间,其中一间是堂屋,厨房在后面。院子很大,中间是一口水井,用石头磊了圆形成人半腿高的井台子,上面盖着一块圆圆的木头盖子,常年风吹日晒的,木头盖子已经呈深褐色的了,上面压了一块石头,防止风大吹开脏了井水。

    一条石路通往大门口,两边是菜园子,里面侍弄的井井有条,蔬菜油绿绿的一片十分喜人,有些她认识,有些她不认识,认识的只几样,比如地皮菜,角瓜西红柿,韭菜小葱等。

    而两边则是猪圈和鸡圈,里面不时传来那些牲畜特有的声音。

    秦有福见秦盼没理会自己,吐掉瓜子壳道:“傻盼又去找你的容卿哥哥啊咯咯咯……”

    说着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竟然笑了起来,笑的秦盼脸瞬间一黑懒得理她。

    秦有福笑够了才语重心长的说道:“盼儿啊,咱务实点,本是癞蛤蟆非要吃天鹅肉那就是罪过了,人家那玉一样的人儿可不是你这德行能肖想的,你看看你人高马大的不说,身子跟那葫芦头似的,脸和少褶黑包子似的,那玉人没被你吓死已然是命硬了……”

    巴拉巴拉巴拉一通连损带挖苦的,那一句句的话语和刀片子似的,若是心里承受能力差一点的想必会一头撞死在猪圈门口,至少能寻回点安慰来。

    可她不是盼儿,这具身子也的确寒碜了点,可并不等于她当她放屁了,所以她笑眯眯的道:“人家玉人都没怎么样呢,小姑姑你这么不忿又抱不平为的是哪般?看你这么刻薄尖酸的样儿难道你想老牛啃嫩草吗?等小姑父来家的时候,我一定告诉小姑父说你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不等秦盼说完,秦有福俏脸涨红的一下从窗台上蹦下来尖叫一声,“啊……傻盼!”

    “怎地了怎地了?”秦婆子急火火的从屋里跑了出来,看了闺女脸都气红了,不免好奇的看向盼儿。

    可盼儿则是满脸的无辜,眼睛眨巴着满是茫然,好像在说,我说错了什么吗?我怎么了?小姑姑你怎么了?

    而秦有福俏脸通红,胸脯上下起伏手指着秦盼,“你,你再说一句。”

    “啊,小姑姑要我再说哪句?”

    秦婆子听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顿时轻拍了秦有福后背一巴掌,“你和个蠢货闹什么?也不怕让人看了笑话你,快回屋去。”

    可秦有福却没有动,双眼见鬼般的紧紧地盯着秦盼,她刚刚怎么感觉傻盼挺正常的?平日里她要是一说这样的话,傻盼定然会嗷嗷哭着就跑了,今天真是活见鬼了,这傻盼嘴皮子怎么这么利索了,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问题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等许二郎来家里时候这傻盼要是真的对二郎说了那番话可就麻烦了,她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啊,到时候再被退了亲事怎么办?再想找二郎家那条件的可不是容易的啊,村里不少姑娘都翘首以盼的等着嫁许二郎呢。

    她想想就怕,这傻盼是有意还是无意?要是有意那就是在威胁她。要是无意,这傻货可是很记仇的,到时候嘴一秃噜说出来更可怕啊……

    秦有福就有些着急了,可秦婆子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一个劲的催她,“快进去做嫁衣去,说你怎么还磨蹭啊,你不怕脸皮子被晒黑了呀。”

    “啊呀阿娘你先回屋去,我,我在这凉快一会,等等太阳大了谁还出来?”秦有福很是不耐烦。

    秦婆子轻呸她一口,嘀嘀咕咕的又回了屋。

    而秦盼则至始至终则是憨笑的看着秦有福那一脸便秘的样子。

    两个人对看了半晌,最终秦有福投降,“阿盼你过来。”

    “不去。”秦盼回答的干脆。

    秦有福瞪眼,奈何傻盼一点都不怕她,她也不敢打她,那傻货五大三粗的和个牛犊子似的,下手又没轻重的,吃亏的是自己。

    如此一想,秦有福有些牙疼,后悔自己没事招惹这个傻盼做什么,拧着眉头走近她试探道:“阿盼咱不能乱说话啊,要是你小姑父听到了那话,小姑姑会被退亲的。”

    秦盼对秦有福龇牙一笑,“小姑姑怕什么?盆没了还有锅呢!”

    “你……”秦有福气结,“啥盆锅的,你不许胡说。”

    “我就说,我偏说。”

    秦有福被傻盼那六亲不认的嘴脸气的眼冒火星子却拿她没办法,气的她要死。

    秦盼暗暗好笑,看来力量才是王道啊,傻子也是有好处的啊。

    果然,秦有福将火气压了又压,憋屈的用哄着她的声音道:“姑姑那里还有几块点心呢,等会拿给你吃,你不能乱讲话好不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