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01章 临时起意的谋杀
    烈日炎炎,骄阳似火。

    瓦蓝的天空,碧绿的田野,微波的池塘,蛙鸣蝉叫,构成一幅阡陌依依的画面,瞬间惊艳了整个夏季,冲淡了凝固的空气。

    这时遥遥走来一对少年男女,两人一前一后,前面的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少年五官精致,眉目如画,皮肤白白净净的,和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晶莹剔透。头发尽数被绾在头顶被一块纤尘不染的白色布巾裹着,显得干净出尘。

    少年的一双眼尤为的漂亮,眼型狭长,眼尾微微上扬若是笑起来不一定多么的摄人心魄,只是此刻少年的眼里一片阴霾没有一点笑意。

    而后面跟着的则是一名和少年差不多年纪的少女,少女身材粗壮又胖墩墩的,和少年截然相反的一脸欢喜的跟在少年身后,显然姑娘长期在外头跑,皮肤呈黑红色的,此时正午阳光正烈,姑娘的脸上直冒油水,更显黑亮!

    姑娘抬手抹了一把脸上横流的汗水,嘴里喊着,“容卿哥哥等等盼儿……”

    “滚开!”少年头也不回低喝一声,同时加快了脚步。

    “容卿哥……”

    容卿猛然回头愤怒的道:“让你滚开,你听不懂人语吗?”

    容卿的声音很好听,可并不代表话也好听,他的身子单薄细高,穿着一身小白布袍,虽然袍角沾了些泥土,却一点都不显得其狼狈,让人不自觉的忽略过去。

    浮在半空中的秦盼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的一对小儿女纠缠着,让秦盼不得不感叹的是,人若长得好看就连生气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盼儿被容卿的突然发难手足无措,吓的顿时往后退了一步,只是眼睛却仍旧看着容卿的脸,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随即她嘿嘿的笑了起来,“你真好看。”

    听到傻盼痴话,容卿的脸顿时一阵扭曲,掉头就走……

    “容卿哥哥,等等盼儿……”

    盼儿小跑着追了上去,她本就体胖,又不懂得收敛这一跑起来就发出了咚咚咚砸地的声音来,连脸上的肉也是颤悠的。

    秦盼来到这里有一阵子了,自然是知道这小姑娘,人送外号傻盼,是秦有才家的傻闺女,今年十五岁,巧合的是竟然和自己同名同姓。

    据她了解,盼儿生下来后还看不出来,等三岁的时候才发现她心智有问题的。

    虽然盼儿心智有问题,可秦有才一家人更疼爱她一些,不然也不会养出她一身肉来了。

    而少年则是纪寡妇的儿子,她们母子是六年前来到赖家村的,听说丈夫死了,就被婆家赶出了家门。

    可这丫头却在六年前看到容卿后,就好像是被勾了魂般天天追着他跑,风雨无阻,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在家里,其余的时间都守在纪寡妇家门口,不管家里人如何打骂哄劝都没用,急眼了就在地上打滚撒泼,在村里引来了不少的笑话。

    很显然少年恨不得自己插上翅膀甩了傻盼,但奈何傻盼不管他如何叱骂依旧我行我素,寸步不离,如得了蜜似的只嘿嘿笑着紧跟其后。

    刚刚路过一片池塘,容卿猛然驻足,后面跟着的盼儿一个不注意就撞在了他的后背上。

    盼儿还没怎么样,容卿却被撞的一个趔趄,往前窜了几步才稳住身子,这下盼儿觉得做错了事,想要去扶他又不敢手足无措的弱弱的喊了一句:“容卿哥哥……”

    然而容卿站稳后并没有如她想的那般吼她,而是平静的看着她,“傻盼你真的喜欢我?”

    容卿哥哥竟然没有骂她,这令盼儿很开心,大力的点头,眼里炙热的光芒足以将人给烧化了,容卿对她忽的一笑。

    就这一笑给人一种刹那烟火的美丽,又好像彼岸之花忽然绽放的炫目,勾勒出的是难以形容的妖冶风情,这已经超乎了年龄的界限,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少年会有这样的风华。

    就连空中的秦盼都失了神,而傻盼最是写实,双眼都成了斗鸡眼,鼻涕流了老长,嘴里只喃喃着好看……

    可她并未看到容卿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他收了笑,那双眼里又恢复了清澈见底,好像又是那个干净剔透文静无害的少年模样,只听他说,“我不信。”

    这下盼儿急了,往前凑近容卿,“容卿哥哥你信我,你信我……”

    她想上前去拉他的袖子却又不敢,急的她只在原地转圈跳脚,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容卿哥哥你信我……”

    容卿退后一步,伸出白皙的手,指着旁边的池塘,“你跳下去死一死我就相信。”

    上空中的秦盼惊讶,顿时急的大喊,“盼儿别听他的,跳下去你就死了,他是为了甩开你,这小子特么的就是一蛇精,好看是好看,心思忒歹毒!美男再美也没有命重要是不是?”

    不知盼儿是不是听到了她的话,还是有所感应,还是已经看到了她,只见她直直的看向秦盼的位置,喃喃的道:“可我得让容卿哥哥相信我……”

    说完她蹬蹬蹬跑了几步就跳进了池塘里,瞬间塘子里一片浑浊,勾起了浓稠的泥浆,她却脚步不停的往中间的点趟去,可到了中间的位置也只是及腰深罢了。

    死心眼!上空的秦盼急的上蹿下跳的却是徒劳,无可奈何的再看容卿,只见他只是神色漠然的看着盼儿,那双漂亮的眼里连点余波都没有。

    秦盼又喊:“傻子,你快上来,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的容卿哥哥了。”

    可是这次盼儿并未理会她,索性就往里一躺。

    秦盼双眼大睁,眼看着塘子里咕嘟嘟的冒着泡泡,然后归于平静,随即她恨极的在空中大骂那容卿。

    这时容卿脸色一变,连忙扑进了池塘里……

    秦盼就这样见证了一场临时起意的谋杀,她是游魂,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面目狰狞扭曲的在空中咒骂着。

    眼看着少年浑身泥泞的将同样是个泥人般的盼儿给拖了上来,就在刹那间,一股强大的不受秦盼控制的吸力将她给吸了过去。

    秦盼惨叫着的同时,她的身子好像瞬间就落到了实处,嘴里眼睛里好像被糊上了般痛苦的一通咳嗽挣扎,好不容易看到点光线,最先看到的是容卿漆黑的眼,然后是粉嫩的唇,被他紧紧的抿着,周身散发着小爷我恨烦躁的气场。

    秦盼一个激灵醒过神,想也没想的一个用力将容卿给拽趴在池塘里,顺势就骑在了他的身上挥起了拳头,“你特么的这叫谋杀,谋杀你懂不懂?这是条人命啊,你丫长的好看牛逼啥啊……”

    容卿挨了两下后顿时一个用力将秦盼给骑在了身下,紧紧的握着她的两只手,双眼黑的如一个无底的深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要是谋杀就让你死在里头了,还救你?蠢货,我警告你,不要再跟着我,你很令人厌恶,很让人恶心懂不懂?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跟着我,我不介意谋杀你!”

    “呸呸……”秦盼吐了一口嘴里的泥,“她死了,你还想怎么再谋杀她一次?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却如此恶毒,我代表你妈好好教训教训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