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幸相识
    木雪莹封闭自己的这几天,安澈也一直都住在山庄里,不时会去四处走走散心,却绝口不提离开。

    木翎也忍不住发牢骚:“大哥,让他这样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走完庄里又走庄外,我总觉得他在探查我们的秘密,也不知小姐从哪认识这样厉害的人,也不让我们赶走他,不如我们将他困在阵里?”

    木航摇头,此刻两人正站在最高的一座楼上,远远地看着安澈与江易,这两人一边走一边还念念有词。

    “小姐必定有她的打算,我们若真将他困了起来,那也好,只是我担心,困不住他,反倒更暴露我们本身的秘密。翎儿你看,他走的路,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乱中有序,只怕,他也是懂五行阵法的人。”

    木翎仔细望着,却发现果然如此,叹了口气,有些发愁。

    其实,并非是木雪莹有打算,而是木雪莹根本不知道这事,木翎禀报的时候,只告诉了瑾月,后者只是一笑了之,告诉她不必多管,小姐自有安排,木翎便再也没有提过此事。

    “这里是属于周国一些重要人物的画像。”看着木雪莹毫不犹豫拿起周皇的卷轴,瑾月还是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公主,这……是安公子的资料。”

    顺着瑾月的目光看去,她的手上确实拿着一个文案,木雪莹挑了挑眉:“放那里吧,你去整理那边房间的资料吧,我先看画像。对了,下次还是叫我小姐吧,公主这个词,太束缚我了。”

    说着便打开了画像,画上之人,三千墨发高高束起,一双桃花眸微沉,薄唇微微张着,身着龙袍,即便只看画像,都觉得此人绝世无双,勾人心魄。

    木雪莹盯着手中的画像,不由得生起一丝熟悉之感,为何她觉得似曾相识呢?

    瑾月看着木雪莹的目光闪过一丝惊艳,随即陷入了沉思,也不打扰,将资料放在桌上,便退下去方才的密室搬动那些文卷了。

    木雪莹将画卷摊在桌上,仔细看了起来,她可以肯定,自己见过这个人,那么,是在哪里呢?

    在哪里呢?

    木雪莹往后走了几步,又抬头看,一眼看见了画卷旁的安澈那份资料,脑海中出现了安澈的脸,一下子与画像之人重合起来,安澈和周皇的脸居然有九分相似!

    木雪莹曾经缠着千面老怪学过易容之术,因而深谙此道,所以见到安澈的第一眼就知道对方没有易容。

    想到这里,木雪莹立刻翻出周皇的胞弟,裕王南宫轩逸的画像,眉宇之间有着微微的相似,但气息却完全不同。

    裕王年轻,没有阅历,并没有太多杀气,多的只是俊逸与冷峻。但周皇却多了些冷硬的线条和淡淡的上位者气息。上位者气息?安澈不就有过这样的气息吗?

    安澈就是周皇!

    得到这个结论,木雪莹愣住了。

    “你不信我,又何必问我,为何不自己去查?”安澈熟悉的话语在脑海中响起,木雪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是了,能够知道南宫轩澈与自己指腹为婚这么隐秘的事情,愿意在自己危难的时候会挺身而出,甚至知道自己要嫁给周皇,还依然调戏自己……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本就是他的妻啊。

    他想方设法帮助自己,又打探自己对他的想法,无非就是想知道两人是否可以合作吧?

    知道是这个结果后,虽然恼怒南宫轩澈的欺骗,但不得不说,木雪莹心中,是真的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夜曦,不是敌人,否则自己,就真的要对付他了。

    木雪莹快步上前,翻看安澈的文卷,拜在北冥宗门下,而北冥宗,所有弟子都姓安。安澈的文卷十分稀少,出现的时间也总不是连续的,明显是一个假身份。

    “南宫轩澈,你很好。”

    木雪莹合上文卷,看着那副画像,悠悠开口,听不出是喜是怒。

    又到了晚上,木翎还没来叫人,木雪莹就已经走到了客厅,下人正在上菜,安澈带着江易也才刚刚坐下。

    “小姐今日怎么这么早就到了?翎儿刚刚才离开。”木航起身做了一礼。

    “我方才在路上看见翎儿,她去找瑾月了。”木雪莹回了一句,也在桌边坐了下来。

    “莹儿,我……”

    “阿澈,你想知道什么消息呢?”

    安澈刚刚开口,木雪莹就直接打断掉,言语中听不出情绪。

    安澈看着木雪莹,眼眸微眯,嘴角微微勾起。

    “你在玉阁的身份。”安澈不冷不热的开口。

    木航在桌下的手微微握拳,江易眼里也闪过一丝诧异。这毕竟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一时间,桌上剑拔弩张,仿佛一瞬间就可以打起来。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可以换一个问题。”木雪莹看着安澈,眼底划过一丝狡黠。

    木航和江易很识相的没有开口,静等下文。

    “不,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安澈眼中带着温柔笑意看着眼前的妙人,笑容触及眼底。

    抬头看了一眼安澈,木雪莹没有说话,空气一时有些凝结,但两人之间,明显涌动着不为人知的暗流。

    “公子想知道,告诉公子也无妨,我就是梅玉,玉阁阁主梅玉!”木雪莹也不藏着,直接说了出来。

    “小姐!”刚刚到大厅的木翎有些震惊,毕竟木雪莹是梅玉的事情,只有玉阁核心一些人员才知道。

    瑾月仍是一脸淡定,丝毫没有被影响,在自己把安澈资料交给木雪莹的时候,她已经料到了结果。

    木雪莹淡漠的眼神依次划过木翎,瑾月,江易,落回了安澈脸上。

    “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山庄,安公子也尽早离开吧。”称呼又变回了安公子,安澈心中纳闷,却没有再说什么。

    木雪莹说完,便坐了下来,不等旁人,自己使了筷子开始吃饭。

    安澈也不说话,跟着坐下便吃了起来。

    饭后,木雪莹先去找了木翎:“翎儿,安排一下,一个月后的武林大会,我要去参加。”

    “是,小姐。赤蛇草还有半个月成熟,目前除了我们还有两队人马在山下潜伏,其余都是一些乌合之众,不足为惧。”

    “行,先去夺赤蛇草,再去参加武林大会。”

    “是。”木翎应了一声,目送木雪莹回房,木雪莹前脚离开,木翎后脚便收拾东西连夜离开。

    木雪莹刚刚推开房门,便察觉不对,手中一枚银针对着床射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