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章 可以原谅我吗……姐夫
    青衣男子碍于白衣男子在,也不敢与木雪莹真打,木雪莹也没有露出实力,于是两人又随意过了几招,随后停下。

    “公主的丫鬟似乎很护主呢。可真是主仆情深。”

    青衣男子浅笑着坐下,话中的意思却不由得令人深思。说得浅薄是指两个婢女忠心耿耿,说得深入,就是两个婢女,居然不听主子的命令,这种婢女的忠心,可就值得令人怀疑了。

    话语间,瑾月又走出来,一脸的淡然,仿佛并没有听见青衣男子言语中的深意一般,双手接过雪莹手中的剑,便低头在一旁候着,俨然一副忠心听话的模样。

    “皇宫内院,耳目众多,两位还是尽早离开吧。”

    再一次下逐客令,木雪莹的话已经不再温和,冷漠中更带了丝寒意。

    “可公主还没回答呢?莫非公主当真对那白翊余情未了?”

    青衣公子仿佛没有听出木雪莹言语中的不满,仍旧不依不饶追问着。

    “当日,”木雪莹眼中有些空洞,随即定了定心神道,“我的确是身染风寒多时,随后也卧病几个月才恢复,而且,那却是意外,并没有所谓的借口或者谋划。我与白翊,原是我多想了,他们二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这个答案,你们可满意?”

    “三公主不是和公主是最好的玩伴么?居然连婚礼都不让你参加?”青衣男子轻声笑道。

    确实,身染风寒,却错过了亲姐姐的婚礼,这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木雪莹也是不信的。而且当年以皇帝的能力是很轻松就能把婚礼延迟的,可却在她卧病在床时悄悄把婚礼举办了,明显是有猫腻的。

    木雪莹心下了然,知晓了对方的意图,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公子可知,我身染风寒那几个月,在木国,是禁语?”上一个询问当时情况的人,坟头草都有人高了。

    “看来师兄那里很闲。”青衣男子还欲说些什么讥讽的话语,白衣男子不咸不淡的开口了,里面的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见两人还是没有走的意思,木雪莹蹙眉道:“为何还不离开?”

    她已经连应付两人的心情都没有了。

    木雪莹的语气只是一瞬间,便恢复了从前的冷漠淡然,仿佛刚刚语气的自嘲和落寞,只是幻影。

    “我本是爱好音律之人,此番来,便是希望能听公主弹奏一曲雪云散和血月散,即便是其中一曲,澈也足矣。”白衣公子此刻说话了,言语之中仍带有些放荡不羁,仔细一听却能听出还带了丝丝认真。

    “你还不走么?”木雪莹没答话,抬头望着青衣公子,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耐。

    青衣公子挑挑眉,没有说话。

    木雪莹也不理他,对瑾月道:“取我的伏羲琴来。”

    “是。”

    “我瞧着你的两个丫鬟,来历似乎不简单,记得当心。”

    白衣公子看着瑾月的背影,低声提醒。

    “她们是真心对我好,这便够了。”木雪莹的话语软了许多。

    伏羲琴很快就拿来了,木雪莹略略思考一下,道:“雪云散和血月散,我此刻却是弹不出那样的深妙,血月散有些急切,我便弹奏更纯粹些的雪云散吧。”

    只是急切么?白衣男子心中冷笑,只怕是担心自己心性不坚会走火入魔吧?

    话尽,清脆的声音便缓缓响起,如同二月春风,吹尽了冬天的寒意,带来润物的细雨,两名男子也不禁沉浸于此。

    瑾月在一旁看着,她知道,公主没有放下,而这两首大陆名曲无论哪一首,都会勾起她的回忆,无论悲伤或喜悦,如今都是一种伤害。她想着,又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两名男子。

    一曲终了,两名男子都鼓掌。

    然白衣男子浅笑道:“果然是弹奏不出曾经那样的精妙了。”

    “哦?师弟听过吗?我可不记得师弟当年在木国。”青衣男子略带嘲讽之意。

    “我之前不曾听过,公主的技艺自是好的,但弹琴的心不是曾经那样纯粹,如今物是人非,这个,师弟还是可以感受到的。”

    木雪莹眸子里闪过一丝动容,毕竟她是真心爱琴之人,能遇知音,自当是高兴的。

    “敢问两位公子大名,家在何地,日后定当拜访。”

    木雪莹的话语中,不再是那么的冰冷淡漠。

    白衣男子浅笑:“在下安澈,是周国一名商人。”

    青衣公子听了面不改色。

    “在下安宇,侠客一名,游历四方。”

    白衣男子也并无惊讶之处,木雪莹看不出真假,索性也不想了。

    三人又探讨了一下琴律,主要是安澈与木雪莹交流,安宇只偶尔插上几句,毕竟他不如何精通音律。然不论再怎么聊,三人也丝毫不提有关政治的事情,比如联姻。

    木雪莹见天色不早,便起身道。

    “与两位探讨琴音,令小女茅塞顿开。如今天色不早,我也不留二位,两位若还要坐,便坐吧,小女还有事,也就不奉陪了。”

    见木雪莹是真的不奉陪,两人才互相看了一眼,接着便消失不见。

    半月后,木雪莹仍旧一袭白衣,跪在皇宫门口,有一人来宣旨,册封永嘉公主。声音十分耳熟,木雪莹不禁抬头,却是白翊,她报复了三年的人。

    接旨后,白翊将她扶起来,一脸的温和:“公主请起。”

    木雪莹顿了顿,不留痕迹躲开他的手,淡淡的道:“我竟没想到,他竟让你来宣旨。”

    “让微臣宣旨,无非是为了证明,公主与微臣没有私情。”白翊不卑不亢。

    “白翊……当年,是否有隐情?”木雪莹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痕玉和瑾月闻言一顿,随即看向了白翊。

    白翊眼底闪过一丝惊讶,还有不易察觉的痛苦,却仍是摇头:“并无隐情。此行有周国使臣会慢公主半月,还望公主一路平安。”

    周国的使臣就在不远处,此时,不能说任何有关感情的话。

    木雪莹点头,不再多说,随即转身,准备上马车。

    “公主,雪珍想与你道个别,你看……”白翊看着那抹白色,眼中带着期盼。

    木雪莹停住,转身,摇头:“不用了,日后会再见的。你替我,把这封信给她吧。”说着,痕玉将一封信递给木雪莹,木雪莹递给了白翊。

    白翊点头,将信收入袖中。

    到了马车旁,木雪莹停了下来,眼神落在了下方,面上看不出表情。

    “这三年我做的错事,可以原谅我吗……姐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