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章 楔子
    缘生缘灭,花开花谢,一切的因果只是命中注定。

    天启大陆,本是一片乐土,却因为无数国家的崛起与帝王的野心,而打破了这片祥和。

    在不知经历了多长时间,这个战争频发的大陆到了光剑时代,这时,人们也迎来了短暂的宁静。

    国家的兴亡替代,也逐渐有了表面的平静。光剑时代,中原只余西晋、西燕、南木、东吴、东安北周六国,以周国最为强大,木国其次。

    同时北方蛮夷逐渐强大起来,建立了许多国家,其中以西北柔然,东北胡合发展最为迅速。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江湖武艺渐渐兴起,甚至蔓延至朝廷。

    同时,细作的兴起也令各个国家心惊胆战,却又跃跃欲试。战争的残酷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渐渐消失殆尽……

    光剑七年,木国七公主雪莹在南木皇城陵西出现,传闻从小文学方面技艺精湛。木国七公主才貌双全,是天下难得的奇女子。年方九岁便作弹名曲雪云散,十二岁奏出血月散,这两首曲子传扬整个大陆,也让她的名声传扬下去。

    光剑二十年至二十三年,木雪莹涉足朝廷,在南木的政治上影响颇多,不论外交还是朝廷内部,都取得满意成绩。木雪莹看似暴虐毫无章法,却将那些有不臣之心的奸佞之臣、贪官污吏都处理了,看似随意却替换了一群有才有志的学子。

    她的残酷手段让大臣们恭敬却不敢讨好,让百姓称赞道好,让个个国家都不敢将她当成一名普通女子。

    光剑二十三年,木孝主驾崩,其二子木凌志继位,称平主,木雪莹在禅院为父守孝一年,年十五岁,光辉不再。

    守孝期间,木雪莹除了琴技了得所言不虚之外,其他才能却是废物的名声传遍了整个大陆。

    可即便这样,她的琴技也依旧让人望尘莫及,她的政治手段也让其他国家不敢轻视,她的政治影响也让南木受益良久。

    光剑十一年,周国嫡子九皇子南宫轩澈七岁继位,七年后宣太后正式宣布归政于皇帝,称周文主,从小文武双全,天赋过人,是周国闺中女子倾慕的对象,甚至其他国家很多的女子也为之倾心。

    宣太后为巩固政权,一连为其娶了四个嫔妃,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甚至连一个怀孕也没有。

    久而久之,民间有传言道,当今文主虽才貌双全,却爱好男宠;也有传其对女子有洁癖,并且四位妃嫔尚为处子之身,更有甚者说文主皇帝不举。总之,说法多如星辰浩瀚,更是成为了天下一个谈资。

    光剑十八年至今,因为周文主,治国有功,周国发展迅速,由原本腹背受敌的国家成为了号令大半中原的最强国。

    但未来,不是谁可以说的清的……

    光剑二十四年,风轻轻吹来,拂过雪莹的脸庞,她转身提了气,跃到树上站着,闻丝不动,期盼可以望见更广阔的天空以及那宫外的世界,但得到的却是完美的失望:四周高高的宫墙将外界的一切于她相隔开。

    在这木国禅院里面,木雪莹已待了整整一年,此地与皇室的冷宫相邻,其实也并无太大差异,只是这禅院内较为安静,若无正事,绝不会有任何的侍卫及太监前来打扰罢了。

    木雪莹在这里辟了一块土地种药材,也没人来管过,几个月前皇上来过,竟是默认了她的行为。

    不知觉中,木雪莹仿佛回到了从前,自己在一年前是何等荣光,虽年仅十几岁,但木国上下有谁敢不服,又有谁不爱戴她。

    只九岁与十二岁那年,分别作弹雪云散、血月散便名扬中外,惊动天下,敌者寥寥无几。

    在自己十二岁至十四岁间,掌控木国大权,政治、军事,她都提出了相应的政策,让本来宠爱她的父皇无比骄傲,也让文武百官无话可说。

    而一年前,父皇木殷衽驾崩,皇兄木凌志继位,一切的政策都没有变动,甚至连朝廷官员也没怎么换,就仿佛木国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然现在的木雪莹,堂堂一国公主,却不似曾经的宠爱在身,不似曾经的大权在握。自父皇死后,皇兄便以为父尽孝为由,夺了木雪莹的政治大权,将其赶到皇宫的禅院,不让人打扰,也相当于软禁了自己。

    谁又能想到,受民爱戴的七公主,被怀疑软禁到这般地步,真是讽刺啊。还有木雪莹的父皇木殷衽,即便自己对他仍有怨意,可他毕竟疼了自己这么多年,木雪莹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念他。

    “不好了!公主!不好了!”

    远远地听见痕玉慌张的声音,雪莹不禁回过神来浅浅地斥责道:“这么大的院子就你一人在嚷嚷,当真是我惯坏了你,怎么遇个事便没规没矩的!”

    一年的念佛静心,木雪莹没有了掌权时的娇纵跋扈,没有了斩杀贪官污吏的咄咄逼人。仿佛这一年,真的磨平了这个公主的棱角。

    瑾月也听见了声音,从一旁的禅院内走了出来,没有斥责,眼中尽是忧愁。

    她望着没话喘气的痕玉,大着胆子猜测道:“早前听说周国皇帝的使者是来结亲的,莫非皇上真要将公主远嫁他乡?”

    见着痕玉连连点头,雪莹愣了一下,手中的锦帕也随之落地。

    “皇兄终究还是将我送给了周国。”木雪莹淡淡的自嘲,就是连自己的婚事,也改变不了那颗冷漠的心。

    寒风过境,她有些冷冽地打了个喷嚏,竟使得她从树上摔了下来,幸而木雪莹反应及时,在空中旋了一个圈才不至于摔在地上,一头长发也随之飘舞,犹如舞蹈的白色精灵。

    此时,木雪莹远远地望见了刚下朝的皇兄木凌志,二话不说回了房间。

    只是换了身较为庄重的衣裳,头发也不曾梳起,瑾月见状,出声道:“公主,这头发……”

    雪莹淡淡地扫了一眼肩上的长发,出声道:“无妨,如今都说我是无用的废物了,他也不会在意这些的。”

    木雪莹拿起瑾月未绣完的花,假意绣了起来。

    只片刻,痕玉的声音便在门外响起:“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谢皇上。”

    闻言,木雪莹放下手中的绣活,眼中却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为您推荐